?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什么事真正的耻辱?

按:什么是真正的耻辱?被侵略和被歧视,被征服?都不是,真正的耻辱是肤浅和它带来的恬不知耻!
肤浅意味着不思进取。长期以来我们陶醉在形而上学和迷信的边缘。满足于给任何一个问题套上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我们忘了打败我们的是坚船利炮,忘了我们的邻居在打个盹的时间内就超越了我们。我们尚未启蒙,就开始了愤青;我们尚未看全这个世界,却开始了排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居然抬起了高傲的头,向世人展示我们的肤浅……
其实李约瑟难题并不存在。科技同科学,乃至哲学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中国从笛卡尔时期起就注定落后于西方列强。如果继续不思进取,满足于消耗资源换来的经济泡沫,屈辱的历史还会重演。
下面截一段罗兰的讲演(原始连接),这段话让我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今天我对八国联军进北京,日军侵华的历史已经麻木。对整天叫喊勿忘国耻的愤青嗤之以鼻。但是这段话却让我坐立不安,没有什么比突然发现自己肤浅更可怕的了:
美国的科学只存在未来,它没有今天和过去。在我这个位置上的人应该思考的问题是:我们必须要做些什么才能创造出我国的物理学,而不是把电报机、电灯和其它
的便利设施称之为科学。我并不是想低估所有这些东西的价值,世界的进步需要依靠它们,成功发明这些东西的人应该受到世界的尊重。但是,虽然一位厨师发明了
餐桌上的一道新鲜的美味佳肴,使世人在某种程度上享受到了口福,但是,我们并不会尊称他为化学家。但是,人们将应用科学与纯科学混为一谈并不是罕见之事,
特别是在美国的报纸上。一些卑微的美国人偷取过去伟大人物的思想,通过这些思想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让自己富裕,他们得到的赞美高于那些提出这些思想的伟大
原创者。如果这些原创者思想中有一些庸俗成分,他们早就可以做出成百种这样的应用。我时常被问及这样的问题:纯科学与应用科学究竟哪个对世界更重要。为了
应用科学,科学本身必须存在。假如我们停止科学的进步而只留意科学的应用,我们很快就会退化成中国人那样,多少代人以来他们(在科学上)都没有什么进步,
因为他们只满足于科学的应用,却从来没有追问过他们所做事情中的原理。这些原理就构成了纯科学。中国人知道火药的应用已经若干世纪,如果他们用正确的方法
探索其特殊应用的原理,他们就会在获得众多应用的同时发展出化学,甚至物理学。因为只满足于火药能爆炸的事实,而没有寻根问底,中国人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
的进步。我们现在只是将这个所有民族中最古老、人口最多的民族当成野蛮人。然而,我们的国家也正处于同样的状况。不过,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因为我们获得了
欧洲世界的科学,并将它们应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就像接受从天空中落下的雨水那样理所应当地接过这些科学知识,既不问它们究竟从哪里来,也没有感激为
我们提供这些知识的伟大、无私的人们的恩情。就像天堂之雨一样,纯科学降临到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国家更加伟大、富裕和强壮。
Tags:

Comments